用户名: 密码: 记住

爱情以北:第24章 南七,我的女儿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爱情以北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她还在这里,南七怎么就会舍得走呢?她绝不相信,她的南七只是迷路了而已。

    蒋季晨,蒋正浩,你们给我出来!

    一声含着哭意的愤怒的嘶吼声拉回了南小凤的思绪,她僵硬的转过脸,看向院门口,只见一位脸色惨白的女人扶着另一位女人的手,满身愤怒的站在那里,她张了张嘴,却只发出一声低低的你

    而她们已经快步奔到了她的面前。

    她站在南小凤的面前,恨恨的拿手指着她,颤抖的嘴唇嘶吼道,你是蒋季晨的妈吧?今天,我就是来讨一个说法,你的儿子毁了我女儿的一辈子,你们蒋家却不声不响的,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女儿?难道她是宁熙儿的妈妈,宁国胜的妻子冯金英?

    看着宁国胜一直扶着她的手臂,南小凤瞬间明白过来,可是,她刚刚醒来,什么都不知道,怎么给他们一个说法?

    拿着照片的手指僵硬的抬起,却因为长时间卧床无力,一下子摔了下来,照片随风飘着落到了冯金英的面前。

    其实,冯金英并不是一个凶厉的人,只是她现在只有这一个女儿了,小女儿早年就走失了,这一直是她心里的痛,每每想起,总是痛不欲生,她恨,恨宁国胜,可是,她更恨的是自己,如果不是当年她太粗心,怎么会弄丢了女儿?

    现在,看着熙儿那样痛苦,浑浑噩噩,甚至着一个月来,如果不是她和陈嫂盯得紧,也许,她会连这个女儿都失去。

    想到这里,冯金英常年平和的眸子闪过一丝痛和恨,她刚想要冲到南小凤的面前,就看到一张照片飘荡着落在她的面前,肩胛骨的一个熟悉的胎记牢牢地攫住了她的视线。

    冯金英弯下身子,慢慢的捡起地上的照片,手指慢慢的抚过照片上的胎记,这个印记,她绝对不会忘记,也不会记错,在那一年,它就已经刻在她脑子里。

    她猛地甩开陈嫂的手,扑到了南小凤的面前,告诉我,照片上的女孩是谁?她在哪里?

    她她是南七,我的女儿!

    你的亲生女儿?

    南小凤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不她是我在孤儿院领养的

    领养的,领养的这几个字一直不停的在冯金英的脑海里旋转,一抹喜悦闪过她的眼底,那她呢,她在哪里?

    你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她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

    周围的空气瞬间寂静下来,只剩下冯金英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正午的微风缓缓吹来,晃动着头顶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惊醒了满院子呆滞的人。

    冯金英使劲摇晃着南小凤的胳膊,告诉我,她在哪儿?

    她竟然没有发现,原来她一直寻找的女儿,就在她的眼前,怪她,如果不是她在小女儿走丢后,一心吃斋念佛,也许,她早就遇到南七,也早就认出南七就是她的女儿了。

    她她已经走了!刚刚止住的眼泪再次从南小凤的眼眶滑落,这是不是冤家路窄?南七竟然会是宁国胜和冯金英的女儿?

    走了?走去哪儿了?

    两行泪珠滑落南小凤的脸颊,冯金英的心里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可她还没来得及张口,就听见南小凤低低的说道,南七,已经去了天堂!

    时间渐渐过去,在阳光的照耀下,伤疤却依然是如此的醒目。

    这一个月来,蒋季晨觉得每天都在活在痛苦之中,他想要去追随南七,可是却不能,7;3546他还没有完成心愿。每天的晚上,他看着南七的照片,抱着南七的日记本,都在心里默默地说道,小七,别走太快,一定要等我。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蒋季晨转过椅子,拿起手机。

    明媚的下午,南小凤亲坐在院子里,愣愣的看着怀里的照片,她怎么都不能相信,她只是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女儿小七就不见了。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眼泪顺着略显苍白的脸颊滑下,她的南七,去哪儿了?蒋正浩说南七已经走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爱情以北》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022038.com/mulu/aiqingyibei/
上一章        爱情以北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