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爱情以北:第12章 你现在还不能死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爱情以北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南七,天堂有路你不走,那就不要怪我!

    你现在死了最好,要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快来人!人都死哪去了!

    蒋季晨双眼通红,剑眉紧蹙,一路怒吼着抱着南七跑向急诊室。

    怀中的南七,四肢无力的垂向地面,整个人像只受伤的猫咪似的不住地颤抖,小脸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凌乱的发丝随着他的奔跑向后飞舞着,浑身散发着一股凄惨绝望的气息,仿佛下一秒就会随风消逝。

    白色的纱布顺着她乌黑的发丝渐渐滑落,黑白的对比是如此的醒目,白色的纱布随风飘扬,在宽大的走廊上划过一道惨白的弧度。

    刺眼的光线穿透眼皮,南七嘤咛着皱紧了眉头,更紧地闭上了眼眸。

    蒋先生,快把病人平放在床上,我们马上送她去手术室!

    闻声赶来的医生护士将蒋季晨围住,合力将南七放在移动病床上,不知是蜷缩太久,还是失血过多,躺在床上的南七抖动的更厉害了。

    蒋季晨将南七的小手紧握在右手中,这才发现,她的小手竟然冰冷的如同千年深潭里的寒冰,没有一丝温度,平时清亮的眸子此刻黯淡地如同一盏即将燃尽的油灯。

    南七,我命令你,给我把眼睛睁开,不许睡!蒋季晨的脚步随着轮子向前奔跑,左手轻轻将额头上向下滴落的汗珠拂去。

    他的汗水一不小心甩到了南七的7;3546眼角,涩意顺着眼角渗进南七的眼底,针扎的疼痛瞬间刺激的南七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眨动。

    一束刺眼的光线透过根根卷翘的睫毛照进南七的眼睛,朦胧中,南七看见,一扇一扇的窗户从身边倒退着飞逝而去,一群模糊不清向前飞跑的白大褂,一个熟悉的身影攥住自己的左手,耳边传来焦急地熟悉的呼喊声

    为什么还能看见?

    这一定是因为失血过多而产生的幻觉!

    南七狠狠咬了咬嘴唇,还有痛感,这不是幻觉,她的眼角膜还在,她的眼睛没事。

    南七用力瞪大眼睛,她想要看清楚,这个熟悉的身影是不是她心里的那个人?

    那个,她唯一爱的男人。

    眼神渐渐聚焦在一起,真的是哥哥!

    可是,他的神情为什么那么紧张?他的眉头为什么那么紧锁?他的眼神为什么那么关切?

    难道他心里是有我的?

    南七满脸期盼的望着眼前的蒋季晨,眼中闪现出一道希望的光芒,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一字一字地询问,哥哥你是在担心我吗?

    声音虚弱地好似被风一吹就会飘散。

    做梦!你想死,随时都可以,但是死之前记得把子宫给我留下,那是熙儿的!蒋季晨的一字一句都透露着决绝与无情,眼神更是在瞬间变得阴鹜无比。

    蒋季晨的话似一把尖刀生生插在南七的心头,终于将她对他的最后一点奢望也砍的丝毫不剩。

    南七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这一刻她甚至希望自己的眼睛永远看不见,那样至少她还能对他抱有一丝幻想。

    锋利的刀尖刺破外衣,一股股热流从南七腹部涌出,绝望无助的眼眸,瞬间被鲜血染得猩红一片。

    可南七还是死死地盯着宁熙儿,眼神如同一把离弦而出的利剑。

    如果可以,下一秒她就会毫不犹豫的将她射杀在原地。

    宁熙儿,都是你让我哥哥恨我入骨,逼得我和我还未出世的孩子没有活路,我南七就算是玉石俱损、哪怕是做鬼也不会把子宫给你!

    南七眼前一阵眩晕,哐当!一声重响,整个人重重地侧倒在地。

    顿时,房间里安静得连细微地呼吸声也能听见,整个空气中似乎都被血腥浸染,鲜红的血液流了一地,远远地,仿佛还能听到婴孩的哭泣声,一股渗人的寒意在房间里弥漫开来,带着绝望与憎恨,仿佛想将这一切永久尘封。

    蒋季晨看到缓缓倒地的南七,如遭雷击,瞳孔瞬间放大,素来无波无澜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惧

    他一个箭步上前,一把将躺在地上的南七打横抱起,疯了似得向外跑去。

    宁熙儿看着蒋季晨焦急向外奔去的背影,看好戏的心情一下子荡然无存,双拳恨恨地向床上砸去,留下一片斑驳的褶皱。

    《爱情以北》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022038.com/mulu/aiqingyibei/
上一章        爱情以北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