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剑逸:第七十四章 怪人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剑逸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楚箫已然楞在当场,那问心剑呼啸着眨眼即至。

    一声闷响,一只苍老枯槁的手已经稳稳的抓住了倒飞而回疾驰的问心仙剑。

    楚箫大骇的心神被这一连串的变化搞得有些恍惚了,自己自出世以来,哪里有过如此惨痛的挫败!

    抬头看去,正是自己的师尊清玄,轻舒猿臂,间不容发之际竟然稳稳的握住了问心剑,脸上古井无波,并无一丝一毫的费力。

    轻轻一顺,已然把剑递给楚箫,微微点了点头道:雕虫小技,也来卖弄,楚箫,收好了!

    楚箫忙接过问心剑,问心清鸣一声,在楚箫背后,一道流光,已然隐而不见。

    呵呵,果然是清玄,修为却是厉害得很啊,看来多年不见,你的功法与杞难比起来也差不到哪里去了!当然除了他是掌门,能驾驭仙隐神剑,清玄,你就不嫉妒?凌一剑忽的一笑,似无所谓的说道。

    他的用心果然够毒,看似不经意的说这些话,其实有意无意的再挑动着清玄与杞难之间的关系。

    只是,清玄又岂是三言两语便说的动的,哈哈一笑道:我清玄的修为怎么能跟我掌教师兄相比,我师兄功参造化,虽有神剑仙隐护持,但皆是做些悲天悯人的事情,哪里像某些人,仗着有什么神兵,便怀璧其罪,替那些为俗世帝王卖命的鹰犬充当先锋,却让贫道可发一笑!

    凌一剑闻听此言,眼眉立了三立,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忽的一摆手道:罢了罢了,我不就是试试我封天剑的威力而已,至于伤了那几个弟子,伤了便伤了,若是气不过,可以去我问剑谷里还回去!我只是替人评理,讨个公道而已!

    言罢,朝彤云之上喊了一嗓子道:我说,欧阳家的,上官家的,北宫家的你们还评理不评理了?杵在云上干什么,赶紧下来,现在开始,我不再出手,两不相帮,你们两家自己说理去,本尊找地方睡觉去了!

    说完,自己径自环顾了四周,在一棵苍天大树下一躺,自言自语道:大树底下果真阴凉!要是来壶茶就好了,只是可惜啊,世间最好的澶竹天清叶已然绝迹了!遗憾遗憾啊!

    云层之上,三大家主被凌一剑这一出搞得是面面相觑。只得降一下云头,来在清玄的对面站定。

    与此同时,陆无羁、幻尘师太、宁完我、荆离难、一心道人、天嗔、天逸也缓缓的从大殿内走了出来,看到这殿前一片狼藉,伤员遍地的样子,都紧紧的皱起眉头来。

    陆无羁看到曾锐金躺在广场正中,早已昏死过去,忙低声道:老二、老五你们快去看看你师兄的伤势如何!http://www.mexrace.com

    白离木应声朝曾锐金走去,可是自己身旁的那个小徒林逸之却是如木雕泥塑一般痴痴的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陆无羁眉头一皱,厉声道:老五,你愣什么,这不都是因为你,还不快快过去!

    其实,谁都不知道,林逸之走出大殿的那一刻,听到了凌一剑无意之间提到的一个东西,便如雷击一般的立在了当场,眼中就还带着深深的疑惑与悲伤。

    因为他听到了那个曾经属于他所有回忆的名字,那个名字已然尘封已久——澶竹天清叶!

    他还记得,就是那澶竹天清叶,自己的义父才说出了自己的身世。那是他素未谋面的家——殷厉宗,殷兰谷独有的物产。

    随着义父的离世,随着他拜入离忧教而可以隐藏自己魔门遗孤的身份,这个名字早已被他封存了起来,封存了整整五年。

    可是,如今,却被这个叫做凌一剑的人不经意的说了出来,这究竟是巧合,还是他与自己的亲父本就认识?

    林逸之的脑海之中,再也容不下别的声音,只有那五个大字:澶!竹!天!清!叶!萦绕在自己的神魂之内,久久不散

    苍穹之上,随着那一声震天动地的轰响,一切都归于寂静。

    白色巨剑瞬间四分五裂,原本横亘于天际的霸气剑影,突然的消弭于无形。一切无声无息,瞬息之间,一切都不复存在。

    不仅如此,连神威赫赫的封天神剑都好像同那白色巨剑一齐消失了一般,原本充斥于天地之间的耀眼紫光,在那一瞬间,好像突然被谁用盖过天地的大手忽的一抹,一切原本强加于上的色彩,鬼魅一般的冷紫色瞬间消失,就像不曾来过。

    一切如往常一样,阳光温暖而明媚,白云袅袅,山清水秀。离忧山依旧是那样的挺拔葱郁,灵气氤氲。一切都那么的熟悉与美好。

    难道方才的一切恐怖,一切的杀戮,那致命的封天神剑和那致命一击,都是梦幻空花,只是每个人心头轻轻的一个梦魇?

    或许是吧,这山,依旧轩昂,这水,依旧清澈,这风,依旧温柔,这阳光,依旧和煦。

    真的是一场梦吧,梦醒后,一切生死,一切悲欢,一切怒气与纠葛全部都远离每一个好好做人的心,让美好与平静,重新的拥我前行!

    这样,便是一夜白头,我亦愿换!

    可是,阳光照耀下弥漫翻滚的烟尘,还有低低的仙剑悲鸣,以及满山的离忧弟子蜷缩与痛苦的声音,让人清楚的认识到,这根本就不是梦,方才的一切,一切的杀伐与痛苦是真实的,真实到痛不欲生。

    凌一剑虚浮在半空之中,眼神中方才那股睥睨八方的气势,如今已然烟消云散,他就那样在半空中虚浮着,没有一丝依伴,阳光温柔,清风拂过他如雪的发丝,随着那红色的衣衫轻轻的飘荡着。忽然显得有些孤单与寂寥。

    这就是他心心念念,争来争去的成果么?他赢了,又能怎样?他便是称王称霸,这天下除了满目疮痍,这修者除了哀鸿遍野,还能剩下些什么?

    这样的创伤,藏于心底,永远不会散去。

    《剑逸》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022038.com/mulu/jianyi63/
上一章        剑逸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