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唐朝小白领:第二百五十八节 破案(4)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唐朝小白领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人,的确有问题。孔璇一边说着,还一边施礼呢,一副世家子弟的模样,非常的显眼和有气势。

    你说的问题是什么问题?叶檀继续问道,两人的话,有点类似打哑谜一样的感觉。

    人心问题,天下稳定的问题。孔璇的话还真的是大啊,简直就是大的没边了。

    哦?还有如此大的问题,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叶檀好奇地问道,这个问题他还真的没想过。

    自古便有,大人便是了就知道,自古士农工商,士为第一,其他的稍后,士人自古便代表着民心所向,大势所趋,所以,每个朝代都会善待士人,可是现在一个士人却被一个当兵的给打死了,大人,如此一来,岂不是让天下的人寒心吗?现在大唐初立,如此动摇国本的事,大人都干的出来,难道不怕圣人的震震之言吗?难道不怕民心失去之后的大唐的未来吗?如此一来,岂能对得起大唐陛下对您的期待,以及大唐的律法呢?孔璇为了让叶檀弄死方量,这个一通拽,反正就一个意思,我们是士人,我们高人一等,你让一个当兵的杀了我们的人,然后还没事,你以为这算是什么?

    他违反了松洲的律法。叶檀似乎有点无礼地回复了一句,只是这句话让林道新听出来的无奈之语,搬出来如此的惶惶之言,自己还能怎么办呢?

    林萧兄是我来松洲之后才认识的,知书达理,为人为善,平时也不喜欢出去,整天就是写写画画,苦读圣贤之书,他之前之所以会卖了自己的店铺出去,只是为了去扶州给几个身世可怜的女子赎身,让她们过上正常的生活,因为春花楼的人说了,过了那一晚,人家就要送走了,所以林萧兄才会如此着急,他平时也几乎不去哪些地方,只是和一些师友们聊天喝茶,根本就不会去那样的地方,就因为想要救人,却被人、阻拦杀死,如此恶徒却能得到赏赐,刺史大人,如此是否太过不讲究人道了?孔璇一番话将一个为了救人的苦难人的形象直接就拉出来了,要是真的相信的话,还真的上可以原谅的一样。

    看着孔璇一本正经地在自己面前胡说八道,孔大德恨不得直接堵住对方的嘴,你这话也就是忽悠忽悠普通的人算了,你真的以为刺史大人不知道吗?

    让一个人倾家荡产地去救助一个青楼里的女子,然后让对方从良这种事,孔大德见过几个,但是呢,人家都是腰缠万贯,而且身份显赫的,几乎没听过自己破家来救助其他人的,而且更加可怕的是,这样的事,似乎还一下子就上升到了另外一个高度了,如此做,是否有打压人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是想要做好事,违法也是可以的,是吧?叶檀反问道,这个孔璇口才不错哦。

    律法不外乎人情,如此一个急切的事,当时这位城门官是否问清楚了?孔璇这句话是看着方量问的,让对方愣了一下,随即看了一眼叶檀,才回答道,未曾问起,只是当初林公子想要出城,而我不让,结果就吵起来了。

    既然未曾,为何要将一个这样的好人打死了?孔璇逼问道,似乎方量做了真的大的错事了。

    我不是有意的,当时林公子想要抢我兜里的钥匙,我不给,然后他就抓住我的肩膀咬了我一口,我一疼之下,推了他一下,就撞到墙上了。方量说到这里,还特意将衣服撕开一个口子,上面的牙印清楚可见,从牙印的分布来看,应该是一个男人咬的,至于说是不是林萧咬的,现在再说的意义也不大了。

    是你推他的吧?孔璇继续问道,他是个人,和你们这些粗人是不一样的,他就算是有再大的力气,也没你大啊,你应该以前当过兵的是吧,应该知道如何对付这些人的手法吧,为什么不将他制服,反而出手伤人呢,是否有别的想法?

    没有,我当时就没有多想,只是觉得他大晚上出门不合适。方量被他的气量给吓着了,不知道说什么,只能不停地解释。

    大晚上不出门合适还是不合适是你说了算吗?他是一个大人,而且是个活人,他想要干什么,难道还要向你报备吗?你不过是松洲的一个小小的城门官而已,怎么,你有什么资格可以管一个人的事?孔璇的话已经不是无耻了,而是无耻到了极点了,这样的话都可以说出来,可见不一般呢。

    我方量竟然发现对方说的不错,自己可以管理自己,可以管理松洲的百姓,但是对于一个人,你如何管理,你难道是老师还是孔圣人之后?否则的话,你用什么要求管理人家,你说律法?可是人家这是去救人啊,你如此做,是不是有点没有良心?别看现在的社会讲究律法,律法一下大家似乎都可以认同了,可是过去不一定是如此哦,有的时候,律法抵不住人内心的约定俗成。

    我不知道。方量感觉自己的脑子都炸了,不停地挠头,头发都拉扯下来一缕,一缕的,血丝都出现在手掌上,似乎有说不出的恐惧一样。

    呵呵。叶檀却笑了笑,走了过去,一巴掌拍在了方量的脖子处,这哥们就晕过去了,然后看着四周的惊讶的衙役道,将他送回家,告诉他娘亲,要是再敢犯浑,就让他娘亲抽他。

    诺。几个衙役对视了一眼,就将方量小心翼翼地抬着出去了,而孔璇却似乎很着急,没有想到这人竟然给抬走了,岂不是没有了对付的对象了?

    且慢。孔璇的话刚落,就看到叶檀的手掌直接撞击了自己的脸蛋道,给你脸是不是,你说,是不是给你脸了?

    他的这一巴掌让孔璇的脸上迅速地出现了一个巴掌印,而衙役赶紧将方量抬走了,这里的事,不是自己可以看的,而外面的那些人则直接傻眼了,之前虽然孔璇和孔自游也在这里闹事,可是当时只是个落魄的世家子弟,没有说出来,大家也就当做没看见,可是现在都说出来了,你还如此动作,是否不太好呢?

    你敢打我?孔璇捂住嘴巴,脸上的疼让他整个脸都变形了,指着叶檀怒喝道,你不过是个普通州府的刺史,竟然如此对待一个孔圣人之后,你胆子太大了,我一定要告你,一定要告你。

    在大唐,我认识的人很多,但是不包括你们这些所谓的人,你以为我凭什么敢打你呢,你想知道吗?叶檀却不在意地问道,自己又不想当皇帝,怎么会担心人看自己不顺眼呢,反而笑呵呵地问。

    凭什么?我告诉你,叶檀,你如此残酷的手段,让松洲上下敢怒不敢言,你如此的暴行,岂能不告之天下人,到时候人人唾骂你,我看你如何自处?孔璇似乎被激怒的疯狂了,嘴里的话也是疯狂不已。

    是吗?我的暴行就是让我治下的人有饭可以吃饱,有衣服可以穿,有孩子可以养好,有书可以读,其他的我需要吗?叶檀反问道,然后就突然看着林道新问道,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一直容忍你吗?

    什么?林道新有点想要吐槽,你都将我打成这样子了,还想要说自己容忍我?

    自从你们来了之后,我就派人去搜了你们家了,没有想到啊,还有意外的发现,你想知道吗?叶檀的话让林道喜脸色一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过依旧很认真地看着他道,你想干什么,我那里什么都没有。

    是吗?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绝情的人啊。叶檀笑呵呵地说道,然后看着孔璇道,今日你也在此,以后回到山东的时候,可要带着我和老祖宗说一声啊,你们的人可真的了不得啊。

    来人,将东西带上来。叶檀拍着手说道,然后就有四个人抬着两个箱子上来了,当他们将里面的东西打开了之后,林道新和林韩氏都脸色变了,因为这里的东西的确是他们的,而且都几乎没有改变样子。

    你们还真的是相亲相爱啊,这里面的东西我都不敢多看呢,没有想到啊,你林道新倒是真的惜香怜玉啊,自己的堂哥还没死的时候,你就开始学会照顾了,而且这方手帕上面的鸳鸯也绣的不错,看来林韩氏,你是用心了,只是呢,你的心是否用错了地方?

    叶檀看着浑身发抖的林韩氏,继续说道,至于说林东氏,你也是个人才啊,和儿子一起将家里的东西卖了,而且还是人家林韩氏的嫁妆,你也是人才啊,难道你不知道大唐律法里面嫁妆这东西不属于夫家,而是属于女方的吗?你们如此做,不过就是为了找几个歌姬回来,看来林韩氏的妇科问题很严重啊,这些年过去了,都没有孩子,至于说为什么没有,林韩氏,我要不要说说?

    你,你是恶魔。林韩氏感觉自己的脸上像是火烧了一般,不停地捂住脸说道。

    你不想听,但是呢,林东氏应该挺喜欢的吧。叶檀说到这里,指着一份竹简模样的东西道,这里面是你儿媳妇和你的侄子之间的书信往来,他们还真的是有情啊。当初林萧还不认识林韩氏的时候,他就认识了,并且感情不错啊,只是林道新家里穷,拿不出钱来,所以后来林萧就娶了她,可是谁能想到呢,当时的林韩氏已经有了身孕了,担心被看出来,就出去堕胎,后来不能怀孕了,这种好事你们都可以遇到,是否非常的不错啊,那个孔璇,你来告诉我,你们的人,做事都是如此的干净利索的吗?

    当一个人想要作死的时候,你是真的没有办法不去成全他,就像是有个人他想要直接淹死自己的时候,你是没有办法阻止的。

    《唐朝小白领》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022038.com/mulu/tangchaoxiaobailing/
上一章        唐朝小白领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