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唐朝小白领:第一百七十一节 分一杯羹(3)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唐朝小白领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佛乃觉性,非人,人人都有觉性不等于觉性就是人。人相可坏,觉性无生无灭,即觉即显,即障即尘蔽,无障不显,了障涅碦。觉行圆满之佛乃佛教人相之佛,圆满即止,即非无量。若佛有量,即非阿弥陀佛。佛法无量即觉行无量,无圆无不圆,无满无不满,亦无是名究竟圆满。

    而真经,就是那些经书的话,也有同等的味道。

    所谓真经,就是能够达到寂空涅槃的究竟法门,可悟不可修。修为成佛,在求。悟为明性,在知。修行以行制性,悟道以性施行,觉者由心生律,修者以律制心。不落恶果者有信无证,住因住果、住念住心,如是生灭。不昧因果者无住而住,无欲无不欲,无戒无不戒,如是涅槃。

    也许叶檀真的不懂佛法也不懂得佛,更加不喜欢经书,可是这三段话,在他的印象里却非常的深刻,因为这是遥远的救世主里面nn英和当时的佛门高僧论教的时候说出来的三段话,叶檀不熟悉,可是不代表不懂。

    说白了,所谓的佛或者道都是一个意思,通过一个法门来让人向善,同时告诉大家,这个办法是不错的,只是呢,佛门更加注重哲学方面的资料,同时互相应证明,而道家更多的是走远古的巫门的办法,有点类似神鬼一样的东西。

    一个教派的传播,不只是来自于n,而是来自于让人可以有点盼头。

    佛门做的不错,只是历史上将梁武帝卖来卖去的,最后却成为了一个可怕的开头。

    佛教是个不错的东西,可惜的是,就像是当初的汉武帝搞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一样,是个可怕的事,因为佛教要求的规矩,没有办法表现的广大,无量,所以就需要n一些东西。

    因为,佛教包括了佛法,而佛法有别于佛教。

    佛教以佛法证一,进而证究竟,最终是为给心找个不苦的理由,成佛,无量寿,极乐。

    佛教以假度真的方便法门住福相、住寿相、住果相,是以无执无我为名相的太极我执,致使佛教具有了迷信、宿命、贪执的弱势文化特征,已然障蔽佛法。如果佛教能依佛法破除自身迷障,不住不拘个人解脱,以佛法的如是不可思议究竟生产力与文明的真理真相,则佛法的佛教即出离宗教的佛教,成为觉悟众生的大乘法度,慧于纲纪泽于民生,是名普度众生。

    所以,佛教是个俗世之法门,需要人去帮忙,所以,因为有人,所以需要吃饭的。

    所以,才会有福元大师这些人的存在。

    可惜,他现在坐在那里虽然欢喜却也郁闷,因为他发现这里的人似乎都对自己这么一个老和尚没有丝毫的兴趣,反而匆匆忙忙的来来回回,这样子的话,可不好啊,人没有了好奇心,那岂不是说,自己就没有了优势了吗?

    福元大师的一句话,就让之前的那个壮汉一样的人过来了,看着他问道,大师找弟子何事?

    这都要中午了,有吃的吗?本来福元大师想要问问他关于四周的情况,可是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不知道,还是问问吃的吧。

    有,有。圆真从兜里取出一个布袋,然后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块块的炊饼,虽然说现在大唐很多人都开始吃包子和馒头了,那个东西更加容易消化,但是呢,却不容易携带,所以出门在外的人还是更加喜欢这样的东西,黄橙橙的饼子味道还是不错的,只是如果有点咸菜的话就更好了。

    福元大师伸手拿过一块,慢慢地掰开,放入口中吃着,其实呢,不管是馒头还是大饼,你只要是用心地去品的话,就会发现,这些东西是甜的,这是糖的作用,而圆真看着自己的师父不要了,就将剩下的全部给吃了,一大口一大口的,真的不像是个僧人,倒像是个屠夫一样。

    不过呢,这么一大块大饼落入腹中之后,他却不觉得真的饱了,毕竟过去的人肚子里的油水都不足,如果这样子吃的话,很容易饿,而现在的人不是饭量小了,而是油水大了。

    等到他吃完了之后,刚要问师傅要不要喝水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一群绿鸟鸡从面前经过,不由得大喜地对福元大师道,师父,您看。

    福元大师抬头一看,竟然是一群鸡,这个东西在中原的话倒是不少见,凡是村子里,都会有这个东西,毕竟百姓都没有钱,只能靠着这个鸡蛋来改善生活和换取一些生活必备品,所以,看到倒是没什么,可是在这里,如果你说牛羊成群的话,倒是小事,看到这些却有点奇怪了。

    不过福元大师虽然年纪大了,可是眼睛却没有问题,他很快就发现这些鸡和平时见到的那些老母鸡不一样,身上带着明显的野性的味道,不由得咦了一声道,是一群野鸟。

    圆真的口水都要出来了,对于他来说,管你什么野鸟不野鸟的,只要是肉就行,圆真是寺庙里的武僧,平时可是可以吃荤的,否则的话,光靠那些青菜的话,可能是扛不住的。

    师父,徒弟是否可以?圆真虽然内心深处非常想吃,可是呢,却需要问清楚了自己的师父,因为不如此的话,岂能这么做,一个教规就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做佛法无边,木棍与臀部的接触,是非常的。

    可。福元大师点了点头,毕竟这些东西一看就知道是野生的,既然不是有人养殖的话,那么就可以吃的,现在可不是所谓的后世的那种这个东西属于国家的那个东西属于国家的,很多东西都是属于无主的,你只要是找个理由占据的话,就可以了,不会有那么多人的过来找事,因为大家都是这么做的。

    好嘞。圆真的身形很大,跑步的时候,这个步子也会很大,踩在土地上发成砰砰的声音,同时手里提着的是一个银色的禅杖,看来这么大的家伙至少也得有三十斤,至于说几百斤的武器,凡是人都是用不了的,因为到时候不用你去对付别人,你自己就扛不住了。

    他的步子虽然快,可是那些绿鸟鸡反应的更快,按理说是抓不到的。只是它们这段时间被人惯的没边了,根本就不想要飞,只是抬头看着这个人,不明白他想要干什么?

    梅雨道长不屑地看着将双手递过来的叶彪,手里的松纹古剑不只是结实,而且非常的锋利,剑手柄处的剑穗随意地一抖动,就打算将这个人的手指削掉几个,这算是一点警告,想要给道门的人脸色看,你是在做梦。

    成玄英的剑法极高,自然听到的出这是剑法里面比较成熟的一招,叫做如烟随梦,别看名字不错,却更多是一种碎尸万段的感觉,特别适合与人决斗。

    他这句话是对梅雨道长说的,可惜的是,梅雨道长的脾气一旦发作起来,可没有多少人可以镇得住的,所以,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叶彪被收拾。

    叶彪双手像是在绣花一样,在空气之中摆着各样的姿势,然后似乎有点慢,非常慢地就要贴近了对方的长剑,却在这个时候,手里像是有一股子气冒出来了一样,一阵龙吟之声忽然传来,成玄英就看到对方的手里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宛如龙头一样的东西,虽然看着不大,却威风凛凛的,这样的行为他可是第一次看到,而梅雨道长还沉浸在将这个家伙的手指给削掉的喜悦里,根本就没有看到一个小龙头忽然出现在他的胸口处,然后等到长剑的剑尖刚碰到叶彪的手指之后,他就感觉自己的胸口被一个不大却非常沉重的巨锤直接击中了,然后手里的长剑松手之后,他就飞了出去,直接落在三丈外的地上,然后滑行了差不多十来米才停下来,须发皆站起来了,眼球都要跳出来了,可是自己却站不起来。

    叶彪看着地上的松纹古剑,走过去捡起来,看着已经到了自己面前的成玄英道,再有下一次,格杀勿论。

    说完这个,手里不知道如何扭曲这把长剑的,反正是到了成玄英的手里的时候已经成了麻花了。

    成玄英想要发火,可惜人家转身就走,丝毫不怕他的偷袭。

    手里捏着麻花的感觉的确是不太舒服的,可是他却没有发火,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不是面前的这个的对手,这个发现反而让他更加的不舒服,因为这人不管是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一个佛陀,不管那个无尘子到底是个真的道士还是个假的,都算是道门的人啊,可是你叶檀竟然用一个和尚来站岗,什么意思?给我们下马威的吗?

    《唐朝小白领》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022038.com/mulu/tangchaoxiaobailing/
上一章        唐朝小白领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